N的J

a团黄担,主竹马末子,略磕sk

上个星期糊的😭

#润二末子# 蝉


  七月,只有蝉的悲鸣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寂静。

  二宫和也趴着榻榻米上,拿着游戏摆弄着。
  “kazu,你的信。”和子走过来,递给二宫。
  “嗯?谁的?”二宫盯着游戏机荧幕,没有任何想接信的意思。
  和子皱了皱眉,把信扔到二宫床上:“不知道,没写名字。啊对了,下星期有你们高中同学聚会,不去吗?你上次没去,这次该去了吧?”
  二宫扭头看着窗外:“抱歉啊妈……不是很想去呢。”
  “唉你这孩子,公司一放假就宅在家里。前几个月来的新邻居你还一直没见过。”
  二宫撇撇嘴:“这不能怪我啊,每次我出去都没碰过他。妈妈你不是经常和他聊天嘛。”
  “你这个月出去的次数一个手都数的出来吧?就这样吧,我先出去买东西了,信你赶紧看吧。”和子伸手示意了下二宫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
  “游戏维护……”二宫扔下手机,把整个人埋在被子里,伸出一只手摸索着床上的信,“啊啊……现在还有人无聊写匿名信吗?”
  [nino,好久不见。麻烦你回到高中旁边的便利店去取样东西吧。拜托了。]
  “诶?取东西?为什么要我去啊?”


  晚上,和子把饭菜端到桌子上,看着一边摊在沙发上的二宫,问:“那信写了什么?”
  “嗯?没什么。就叫我去拿东西。”
  “你不去吗?”
  “好麻烦啦,不想动。”
  “不行kazu,别人拜托的事情必须做。”
  “好好……”


  二宫看着眼前略微破烂的便利店,又低头瞄了下手机上显示的地图:“呃,没记错就是这了,怎么跟记忆中的不一样?”
  二宫打了个哈欠,直径走进店里。

  打了一晚上游戏的二宫刚躺下不到两个小时,就被和子赶出来。二宫敢肯定和子在关上门的那一瞬,狡黠的扯了扯嘴角。

  这还是亲妈吗?

  算了,反正也进不了家门了,趁太阳还不是很大,二宫赶紧坐电车去了高中。
 
   “打扰了,有人吗”二宫敲着还没开店的门,试探的问了几句。
  一会,似乎是锁开的声音,门缓缓地开了一条缝。
  里面的人从门缝中看了看外面,突然又惊讶的把门全部敞开:“诶?nino?你怎么在这?”
  “啊……我……我,不对啊aiba,我还要问你怎么在这?”
  “咦,我?你在这呆过那么久还不知道这是我爷爷的店吗?你不会真当高中时你是偷拿这里的零食吧?”
  “嗯嗯……バカ我当然知道啊。”二宫耳根有点发红:“那你爷爷呢?我来拿个东西。”
  “爷爷他出去进货了。是那个吗?我帮你拿?”
  “你知道?”二宫的耳朵更红了。
  “Fufu果然是那个吗。已经放这快十年了吧,爷爷一直都不告诉我们那里面有什么呢。只是一直说着‘等二宫来,这是二宫的’之类的话,也许他也不知道吧。你等等,我去找找。”相叶说完便转身上楼。
  二宫左顾右盼,看着昏暗的店,心里有点发毛,于是连忙找了个话题,追着人一起上了楼。“那个aiba,你为什么回来这?”
  “我?虽然当了社长很忙,但还是要回来看看老人呀,本来最近也很热,干脆就给公司放了几天假。”
  “是这样啊,真可惜,当了没胡子社长。”二宫捂着嘴偷偷笑着,“另外三个人现在怎样了。大学毕业后我也很少和他们见面了,听说你经常和他们联系,应该知道吧?” 

  二宫说着,隐隐约约想起了他们五人组在高中的事情 :   
  当年,大野、樱井、相叶、二宫、松本,简直是高中模范五人组。五个人都很优秀,而且关系很好。这已经足以让很多人羡慕了。

  “唔,大野啊,老样子,还是天天跑到海边钓鱼,似乎因为这个还赚了点钱。sho嘛,继承父业,当了一个不错的官,你应该在电视上看过吧。啊,忘记你不看这些东西了。”相叶走来走去,翻着每一个柜子,“松润就不知道了……他好像换了个手机号吧,电话打不通,也没见过人。”
  二宫听到相叶提起松润,眼睛闪过一丝期盼的光,当相叶说完后,二宫的眼睛又黯淡下来。
  “真是的,那人太没义气了。”相叶愤愤不平地把找到的东西塞给了二宫。
  二宫情绪开始有点低沉,抱着怀里像盒子一样的东西,对相叶微微点了点头:“麻烦你了,谢谢……”
  “客气啥呀。”相叶拍拍二宫的肩膀,“要一起去喝个酒吗?旁边新开了一家酒馆,酒味道不错呢。”
  “抱歉家里还有事,我先回去了,下次再约?”二宫找了借口随便搪塞过去,低头盯着着盒子,心情难受的想赶紧逃离这里。
  相叶注意到了什么,便闭嘴不再说什么,让人离开了。
 过了会,相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迅速冲到门口: “nino!下星期的同学聚会一定要来啊!”相叶朝着二宫略驼背的身影,大声喊:“听说松润也要来!”

  二宫坐在电车上,双眼放空,呆呆的看着盒子。
  松润要来?别骗人了。从毕业后那个暑假一过,他就消失了,有10年了吧,到现在都没下落。这种人会在这时候回来?怎么可能?二宫啊二宫,你怎么还没死心,你到底在期盼什么?
  二宫被手上突然出现的水珠给吓到了,连忙回过神,发现大家都一脸惊奇的看着他。他用手一摸脸,才发现自己刚刚哭了。
  太丢人了,二宫看这一站离自己家不远,胡乱抹了脸,抱着盒子冲下了车。


  二宫坐在榻榻米上,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盒子。虽然盒子很多地方已经生锈了,却意外的好开。
  到底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爷爷说是给我的?
  盒子被打开了,里面躺着一封信和几张泛黄的照片。
  二宫拿起信,不经意的瞟了下压在信底下的照片,突然瞪大了眼睛惊呼出来。
  “这……”他把照片拿起来,因为太过于激动,照片的一角被捏折了。
  那几张照片上,正是二宫和也和松本润的合照,还有一张高中毕业照。
  每一张照片,松本都紧紧的搂着二宫,对着镜头笑得很甜,而二宫也是嘴角上翘,开心的比着个小树杈。
  而那张毕业照,大家都正正经经的站着,只有松本和二宫在队伍的角落开着小差。
  那这信,是他写的吗?
  二宫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,拿出来一张不大的信纸。
  这是他的字迹,不会错的。


  二宫和也和松本润,从小学就认识了。
  当时是三年级,班上转来一位新同学,浓眉大眼,胖胖的,特别可爱,而且还坐在二宫旁边,二宫就跟松本交了朋友,还以老大的身份在学校护着松本。
  从小学到高中,二宫都特别宠松本,松本也喜欢粘着二宫。
  唯一让二宫有点不爽的是:这家伙到高中就越长越快,都比我高了啦。但是二宫嘴上说着不开心,心里还是很欣慰的。
  二宫和松本的感情,两人心知肚明,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捅破。他们和初中认识的另外三人一起闹着,没想到就这么玩到高中毕业了。
  毕业典礼那天,二宫远远看见松本在校门口旁边的树林朝他兴奋的挥着手。
  这家伙。二宫笑着跑了过去:“怎么啦?”
  “有惊喜哟”松本朝人wink了一下,胡乱地从书包里掏出礼物塞给人。
  “这么神秘干嘛啦,什么惊喜呀。”二宫拆开礼物盒,一个崭新的游戏机躺在盒子里。
  虽然送游戏机没什么,但这却是新发售的情侣款。二宫拿起游戏机,愣了几秒,当反应过来时脸已经红透了,于是他扭过头不敢看着人。
  “你……这什么意思啦……送这个干嘛……”
  “就是这个意思啊。”松本一脸坏笑的看着害羞的人。
  “我喜欢你,kazu。”
  
  那天拍毕业照时,松本紧紧地握着二宫的手,笑得一脸灿烂。

整个暑假,二宫是在松本的陪伴下度过的。两人一起打游戏,一起看漫画。虽然二宫有时被人强行拉去看盆栽,但有松本在,大概让他做什么都很有趣吧。


  好景不长,当大学开学时,二宫发现本与他一起上一个学校的松本不见了。
  二宫刚开始只以为他有事没能及时报导。但几个月过去了,当没有人再提起松本时,二宫感觉事情不对了。
  二宫跑到松本能去或者会去的地方。没有,都没有。他甚至换了一个电话号码,如人间蒸发一样。
  二宫总感觉另外三个人知道些什么,但他们不曾说过,二宫也就没有去问。
  二宫和也放弃去寻找了,他累了。

就当这是一场梦吧。


  “妈,同学聚会的具体时间和地址能告诉我吗?”
  “你要去?邀请函在座机旁边你去找找吧。”


  二宫一下车就看见相叶扑了过来。
  “nino,你来啦!大家都在等你呢!”相叶拉着二宫疾步进了酒店的一个包厢。
  “nino!”大野和樱井看到进来的俩人,十分兴奋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把桌上的酒杯差点碰倒了。
  “好久不见啊最近怎样啊?”三个人互相抱了下,樱井笑着问二宫。
  “找到了一份游戏设计师的工作吧,待遇不错。”二宫好久不见两人,心情很好,状态出奇的比以往高。
  “哈哈哈,果然是nino啊。快点来这边坐吧。”樱井向人示意了下位置,转身回到座位。
  二宫扯着准备过去的相叶,问:“呃,那个,J呢……?”
  相叶一愣,笑了笑:“别那么急嘛。”

  二宫遇见松本,是在晚宴开始前,他觉得这个房间信号不好,给另外三人打了声招呼后跑到吸烟区打游戏碰上的。当二宫进到吸烟区,看见有一个人在暗处抽着烟。
  烟雾缭绕着整个房间,二宫看不清人,尴尬的朝门口坐了坐,低下头搜着网络。
  “nino。”
  “……???你谁?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二宫警觉的抱着自己心爱的游戏机,盯着模糊的身影。
  “是我,松本润。”那个人站起来,朝二宫走了过来。
  “J……?”二宫不可置信地抬头望着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脸,整个人颤抖着,游戏机也不小心掉到地上。
  二宫内心如掀起波浪一般。他明明早已在家彩排好见到人该说的话,可此时却说不出一句。有很多问题想问,但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。
  “抱歉。”松本垂下眼帘,把烟掐灭,扔进了垃圾箱。
  “J,你去哪了……”二宫发现对方比以前长高了不少。
  “晚宴马上就开始了,赶紧去吧。”松本强行转移话题,拉起二宫的手往外走。
  虽然松本转移话题让二宫有点恼火,但当那人握住自己手时,易寒的手终于时隔10年,再次得到一点温暖。

  整个聚会里,二宫和松本没有交谈过一句。同学们都很久没见过松本了,一个个过来与他敬酒。而二宫却缩在角落里,给自己灌一瓶又一瓶的酒。
  
  过了三个小时,聚会终于结束了。五人等大家都相继离开后,才起身准备走。
  “去ktv吗?”相叶拉着松润问。
  松润摇了摇头,指着喝得烂醉的二宫,笑了笑。
  相叶点了点头,朝人比了个ok,扯着另外两个人就跑。
  “nino,我送你回家吧?”松本盯着颓废瘫在桌子上的人苦笑的把人扶起来。
  “嗯?J,嗯……”二宫意识模糊的靠在人肩上,任由人摆动了。


  霓虹灯向后逝去,光影错交,映在两人的脸上。
  红色闪烁,车停了下来。松本看着副驾驶熟睡的二宫,不禁嘴角上扬。
  过了10年,你怎么还是那么可爱的让人心疼啊。松本伸出手抚摸着二宫随意散乱的头发,眼睛透着温柔。
  kazu,我回来了。


“润,抱歉麻烦你了,这孩子就是让人头疼。”和子看着松本怀里泛着粉红的人,朝人欠了欠身。
  “阿姨平常也帮了我很多,这点小事没事的。那个……”
  “啊在最里面那个房间。”
  “谢谢阿姨。”


  松本把二宫轻轻的放在床上。看着人安稳的睡着,甩了甩胳膊。
  这人那么久不见怎么长那么胖了。

“阿姨,不介意我在这住一晚吗?”松本到客厅看着沏好茶的和子,上前礼貌地征求对方的意见。。
  “没问题没问题。kazu就拜托你照顾了。帮我给kazu喝了这杯茶吧。”和子把装着茶水的马克杯交给松本。

  当松本端着杯子回到房间时,二宫已经醒了。
  “不睡了吗,喝了吧?”松本坐在床上,把杯子给人。
  “嗯……”二宫接过杯子,一口气喝了下去。
  松本挠了挠头,有点愧疚地盯着二宫:“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。”
  二宫看着这样的松本,不禁笑着摇了摇头,把杯子放在一边,躺着松本的大腿上翘着腿:“J能回来我就很开心了呐。”
  “真的不在意?”松本笑着刮了下人的鼻子,二宫很享受地闭上了眼睛。
  “那就问问,唔,便利店的盒子吧?”
  “盒子吗?是我离开这之前,让爷爷帮我十年后交给你的。相叶的爷爷真好啊,帮我保管了那么多年。我还以为会弄丢呢。”松本低下头顺了顺二宫的头发,“对了,那个匿名信是我写的,我就是新搬来的那个邻居。你也真是懒啊,本来想早点来找你的,你又不出来,根本就见不到你人。我可不好意思到你家。”
  “诶?那妈妈她……”
  “阿姨早就知道了,在毕业典礼后一天就知道了。”
  “你们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啊……”二宫撇撇嘴,听着松本继续谈一些零碎的事情。
  


  一大早,蝉就开始叫着,把熟睡的二宫吵醒了。
“我睡着了!?”二宫一醒来发现自己还躺在松本的大腿上,耳朵红透了,慌忙爬起来。“抱歉!腿,腿没事吧?”
  “你相信我是刚刚才把你脱到我腿上的吗?”松本眨眨眼,一脸疲倦的伸了伸腿。
  “抱歉……”二宫一脸委屈的看着人,“呐,你不会走了吧?”
  “不会的,再也不会的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  二宫感觉不仅是耳朵,脸也在发烫,赶紧起身:“我去洗个澡……嗯……”

等二宫洗完澡出来时,发现松本在望着窗外,便走过去手搭在人肩膀上说:“这次你回来了,可以叫上另外三个人一起去玩,像ktv,游戏厅,酒馆……”
  “nino。”松本凝视着窗外不远的树,轻轻地握着随意搭在他肩膀的手,打断了二宫的话。
  “嗯?怎么了?”
  “明天早上能来一趟树林吗?学校旁边那个。”
  “诶……?”


  二宫远远就看见松本的背影。
  今天天气不错,太阳又不晒,二宫哼着曲蹦哒到松本身边,说:“叫我过来怎么啦?”
  “嗯……”松本盯着树干上的蝉:“你知道蝉在地下多少年才出来吗?”
  “J……这是什么问题?”
  “……”
  “呃……五年?十年?十五……”二宫伸出手慌乱的比了个数。”

  “恭喜二宫先生,答对了。”

  树叶的飒飒声,蝉的叫声,二宫的轻呼声。

  忽然间一切又寂静下来。

  “nino,让我好好补偿这十年吧。”
  


二宫和也生日快乐💛💛💛💛

最最爱的小甜饼今天十七岁啦👏👏👏

【竹马】再.见


  “喂,你小子。”几个看起来是高年级的学生挡住了二宫和也的路,指着二宫怀中抱着的漫画书,露出凶狠的眼神,“高一生?把那个交出来,不然有你好看的。”
  二宫抬头看着面前高大的几人,往后退了几步,抱紧手中几本自己好不容易攒钱买到的漫画书,用余光往左右瞟了下,希望能找着逃的方向。
  中间那个似乎是老大的人一步上前揪起二宫的衣领,没费什么力就把人提了起来,对着人吼:“听见了没有!快给我!”
  “唔……”二宫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紧,快窒息了一般的难受。他用力抓住对方的手挣扎,漫画书全掉在了地上。
  二宫眼前开始一片黑,突然听到一个急促的脚步声逼近,自己也被扔在地上。
  “谁……”

  “二宫君,醒醒,醒醒。”二宫被人摇得难受,睁开沉重的眼皮。
  “你是……今天那个转学过来的……?叫……”对方背对着太阳,躺在地上的二宫只能看到一片黑。
  好刺眼。
  “相叶。”对方似乎在笑。
  二宫眯起眼睛看人。
  “相叶雅纪。”
 




专业开坑小王子*٩(๑´∀`๑)ง*
这次是竹马,大概是一篇挺甜的小短篇吧。从高中到工作的事情。
想找个gn监督我填坑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【润二/末子】如果实现了二宫和也的愿望

上p走这!

单方面宣布成为二宫夫人

1.

  二宫和也皱着眉头控制着游戏中的角色,在摆脱重重怪物后终于冲进了房间,获得存档。

新入手的游戏马上就通关了,二宫心里不禁喜悦起来。死了那么多次,也该通关开心开心了。

  一个小时后,游戏机荧幕突然蹦出一句话【Game over】。

  “搞什么呀!”二宫气的把游戏机往沙发上一扔,趴在地板上。

  要是有人陪自己就好了。已经是凌晨一点了,二宫看着空空的天花板,感觉眼皮有点沉重,人晕乎乎的就在地板上睡着了。

2.

  二宫歪歪头,看着面前跪着委屈揉着头的人,这是被神大人实现愿望了吗?

  二宫清清嗓子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“我就是松本润啊……”

  “嗯?”

  “真的!”

3.

  睡颜真可爱……松本戳戳躺在沙发上二宫的脸,似乎有点恍神。

  在松本的小奶音各种求饶后,弟控二宫的心也软了下来。

  “那你陪我玩会游戏吧。”二宫拿着双人游戏手柄朝人挥了挥。松本也开心的答应了。但没多久二宫就把手柄抢了回来。这人玩游戏怎么能那么烂……

  “就算你不是真的j也好歹看漫画书吧?”二宫去书柜翻了翻,给人抱出一大摞jump,“看这个吧。”

  松本上前翻了几页,转头用上目线看着人:“我……我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漫画……”

  真麻烦。啊,对了。二宫突然想起几年前松本送他的漫画书:“你去客厅找找,应该是压在沙发下了。”

  松本似乎笑了起来,赶紧跑到客厅找了起来。

  当松本一口气看完早已能背下台词的系列少女漫画后,回到二宫的卧室时,发现他已经睡着了。

  松本摇摇头,轻轻的把人抱起来,发现这家伙意外的轻了许多。

  “打游戏搞得又瘦了么……”松本有点担心的看着二宫。

  把人安置好后,松本看了看手表。

 “啊那么晚了,明天还有工作啊……”松本不禁懊恼起来。

  真是的,自己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来这。

  不知道。

4.

  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樱井翔发现这个顶着黑眼圈上班的人的时候,不禁笑出声,“你昨晚干什么去了,熬夜熬到黑眼圈那么重?”

  松本润瞪了人一眼,摸摸自己卧蚕,喃喃说:“真有那么严重啊。是花粉症,花粉症啦。”

  “这是冬天,哪有什么花粉。松本桑,你这样我们很为难呀。”staff的声音从松本身后幽幽的飘来。

  “对不起!下次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!”

5.

  二宫今天好像异常的开心,在节目录制中明显比以前话多了很多,情绪也十分高涨,时不时小尖嗓就跑了出来。

  “nino今天好像很开心呀。发生什么事了吗。”在休息间的staff在给二宫整理头发的时候笑眯眯地问着人。

  “也没什么啦,就是很开心而已。昨天似乎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。”

  “哇?说来听听?”坐在旁边的相叶好奇的转过头来。

  二宫拍了下人的头“不行,这是秘密。”

  二宫一想起昨天的梦,就想到今天早上松本突然对他说了句“不要熬夜了。”

  二宫一脸莫名奇妙,随便胡乱说了几句搪塞过去。这人不是一直都知道自己在熬夜吗?难道昨天的梦是真的?

  怎么可能。


暂且就写到这吧,有时间就填坑。

考试考差了急需二宫和也quq

马上要出爱拔新剧和I'll be there新单了,期待!

喜欢就给颗小红心悄悄安慰我行吗x

#润二#如果实现了二宫和也的愿望

 

  “嗯?你说什么?我没去啊。”松本润抬起埋在电脑前的头,一脸疑问的看着二宫和也。
  “怎么可能......!你昨天明明来我家了,还带了游戏光盘找我玩!”二宫急的红了耳朵,伸出手拿起包里的游戏光盘,“你看,就是这个!”
  “nino,那不是你上个月就买了的光盘么。”松本无奈地摇了摇头,指了指隔壁桌正忙着准备工作的人,“你问爱拔酱呀,我昨天和他一起下班的。”
  相叶雅纪猛地一抬头,愣了几秒,然后用力点了点头:“昨天是我开车送润回家的,当时都好晚了,润也很累了,怎么会去你那。”
  大野智站起来,一只手撑着桌子,一只手跨过松本的桌子,摸了摸二宫的头:“唔……没有发烧啊……”
  樱井翔笑着拍拍二宫的肩:“我们都三十代的人啦,nino你就不要开这种玩笑了。”
  二宫撅着嘴,猫着腰回了位置。“难道是做梦吗,可是那么真实.……我那张光盘明明放在杂物柜里啊,早上起来怎么就在电视机前了.……”

  半夜,拖着一身疲倦的二宫回了家,还没开灯,一个重物迎面扑来,二宫一惊,却发现自己已经倒在地上。而身上的那玩意压得二宫喘不过气。“不会遭贼了吧,我怎么那么倒霉。”身上的重物令他没有任何还手能力,二宫绝望的闭上眼,也许明天报纸就会登上国民idol死于家中吧。

  突然,灯被谁打开了,只见面前的人满脸兴奋,抱着二宫说:“欢迎回来!”
  “J!?”






  突然的脑洞☜明明是宠物情人看多了)(*´▽`*)最近痴迷末子,虽然我写的渣但还是想写quq清水向
  求各位给学生党点动力,十个小红心继续写后续(然而并不会有十个小红心)quq

喵智超可爱啊( ´▽` )ノ